商务部支持老旧小区改造建菜场、便利店、停车场


张伯礼介绍,连花清瘟胶囊是“非典”流行期间研究出的药方。疫情期间,临床研究结果显示,服用连花清瘟胶囊的患者,其主要临床症状的消失率、临床症状持续的时间等均优于对照组,肺部影像学的好转达到了83.8%,临床治愈率达到了78.9%。数据证明,连花清温胶囊对于新冠肺炎具有抑制作用。

综上所述,研究团队认为,根据网络药理学分析,连花清瘟可通过关键分子激活的抗病毒、抗炎等协同作用减轻新冠肺炎的症状。“因此,连花清瘟不仅具有抗病毒作用,还具有抗炎、免疫的作用机制。这也符合中医的特点,即多成分、多靶点、多途径的综合治疗复杂疾病。”

钟南山等人总结道,连花清瘟显著抑制SARS-COV-2复制,影响病毒形态并在体外发挥抗炎活性。这表明连花清瘟可以抵抗病毒攻击,有望成为控制COVID-19疾病的新策略。

CADD是近年来发展起来的研究与开发新药的一种崭新技术,它大大加快了新药设计的速度,节省人力和物力,使药物学家能够以理论为指导,有目的地开发新药。此外,中药具有多成分、多靶点、调节方式多样的特点,采用西医单靶标、单成分的研究思路来研究中药,被认为很难体现中药的系统性,不能科学解释中药复方的药效物质基础及组方规律等问题,网络药理学即旨在解决这些困境,从相互联系的角度研究问题。

利用AutoDock Vina系统,研究团队将连花清瘟中21种化合物和新冠病毒的主要蛋白酶对接。对接打分(docking score)结果显示,连花清瘟中三种成分芦丁(Rutin)、连翘脂苷E(Forsythoside E)、金丝桃苷(Hyperoside)的分数分别为-9.1kcal/mol、-9.0kcal/mol和-8.7kcal/mol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些分数都优于洛匹那韦(Lopinavir)的-7.3kcal/mol。

研究团队认为,药物靶点通路网络药理学结果与实验结果一致,这表明连花清瘟中的活性成分具有明显的抗炎作用,可以激活T细胞胞质增加T细胞表达,减轻新冠病毒症状。

重要的是,对接之后,将对接分数前三名的复合系统提交到分子力学(MD)模拟中,通过分子动力学(MD)模拟和计算在MM-PBSA水平上所有的结合自由能,验证了这些活性化合物与病毒蛋白酶之间的结合模式。以检查它们和新冠病毒主要蛋白酶结合口袋内的稳定性,并验证哪些残基与配体相互作用。

其他各省当天公布的数据如下:马尼托巴省64例,死亡依然是1例。萨斯喀彻温省134例,新不伦瑞克省51例,新斯科舍省110例,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120例,爱德华王子岛省11例,国外撤回人员中有13例,西北地区1例,育空地区4例。

连花清瘟来由两种经典方麻杏石甘汤(MXSGT)和银翘散(YQS)组成,其主要原料为板蓝根、连翘、金银花、绵马贯众、麻黄、苦杏仁、鱼腥草、广藿香、红景天、大黄、甘草、石膏、薄荷脑。

除此次对付应用于新冠肺炎治疗之外,此前在其他病毒抗击中叶被认为有所疗效。2003年,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曾经开展了连花清瘟抗SARS冠状病毒的研究,结果表明,连花清瘟胶囊可以在体外抑制SARS-CoV病毒。此前,也有研究团队认为,在治疗甲流H1N1时,连花清瘟和奥司他韦具有相同的作用。